“后默克尔时代”即将到来?

日期:2018-01-09 / 人气: / 来源:未知

德国总理默克尔自2015年秋决定开放接受来自中东的难民已一年有余,虽然博得不少上的赞誉,但在,其支持率却是一路下跌。

在9月4日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下称梅前州)和9月18日首都柏林州举行的议会选举中,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连遭重创,两个州的最大党均被老对手社民党拿下,在梅前州甚至被民粹风格主导、建党仅仅几年的德国选择党超过,只落得第三把交椅。

要知道,梅前州和柏林州的选举意义非凡,前者是默克尔的家乡和政治生涯的起点,后者则是她政治生涯巅峰的舞台。在代表着“昨天”和“今天”的地方相继遭遇败局,人们有理由问,默克尔的政治生涯是否还有“明天”?2017年德国将举行联邦议院选举,从党内、和欧盟等各层次来看,默克尔当前的处境不容乐观。

党内斗争激烈

在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内部,如今没有政客愿意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提供完全背书。甚至在地方选举中,不少候选人也公开表达和默克尔相左的观点。

来自巴伐利亚的基社盟高官,包括州长泽霍费尔、州财长索德和州内政部长海因曼,均在各种公开场合和默克尔唱反调,有时甚至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基社盟最近甚至表示,在2017年联邦议院选举中很可能不和基民盟组团参选。如果是这样,对默克尔的选情可能造成致命打击。

在保守派大票仓的南德两州,在去年的巴登符腾堡州议会选举中,绿党已经拿下州长大位,如果巴伐利亚再离基民盟而去,作为中间保守派的基民盟很可能面临釜底抽薪的境地。如果在联邦选举中不能拿下第一大党位子,默克尔的总理生涯自然要画上句号。

事实上,由于默克尔在其执政期间长期在关键议题(如能源变革、欧元救助、难民等)上“左倾”,早在保守倾向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内部及其支持者中累积了不满。随着难民危机迁延日月和安全形势恶化,德国民怨爆发。正统保守派看准时机,向默克尔发难。传统上,在这个时候,默克尔应该对明年是否参加联邦选举表态,但其本人至今仍保持沉默,足见党内斗争的激烈。

由于缺少党内同仁的支持,在德国政治中,默克尔的日子一样不好过。与之相比,德国选择党在各州收割保守派和部分极左派的选票,其在难民危机后进行的5个州议会选举中,还没有失手的情况,在东部州甚至可以拿到20%以上的选票。根据目前情况判断,2017年联邦选举,德国选择党肯定会在联邦议院获得席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主流政党。

另一个自由主义倾向的老牌右翼政党——自由民主党在2013年选举受困于金融危机而“马失前蹄”,未能跨过5%的门槛痛失联邦议院席位。经过几年的调整,2017选举有较大希望重返联邦议院。如此一来,德国选择党和自由民主党无疑会“蚕食”基民盟的右翼选票,对默克尔将更为不利。

与此同时,左翼政党并没有为默克尔的“左倾”路线投桃报李。社民党指责默克尔要为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负责,社民党则在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议题上持坚定反对态度,完全不给默克尔在大西洋两岸的经济政策上回转的空间。尤其,社民党党魁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目前在内阁中任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在相关议题上具有相当的影响力。

欧盟应者寥寥

在欧盟范围内,反对默克尔的声势日渐强烈。英国退欧导致德国未来在欧盟内部的财政负担更为加重,欧盟内部也有不少声音认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要为英国退欧承担一部分的责任。

在当下最为棘手的难民问题上,原先默克尔的主要盟友要么已经收紧难民政策和默克尔渐行渐远(如瑞典),要么则是政治改弦更张、原先支持默克尔政策的政府已经下台(如奥地利)。至少在欧盟内部,默克尔如今很难找到足够的政治力量组成联盟,而其主张解决难民危机的“欧盟土耳其协议”在欧盟内部也是应者寥寥。

在刚刚结束的欧盟布拉迪斯拉发峰会上,欧盟各国并没有对解决难民危机取得实质性共识。作为欧盟的另一核心国家,法国明年也将举行总统大选,从目前的民调看,现任总统奥朗德几乎没有连任的可能。虽然默克尔的老朋友萨科齐有参选意向并很有可能重掌爱丽舍宫,但其对移民的强硬态度众所周知,能否和已经在难民及移民政策上“左倾转向”的默克尔重塑默契还是未知数。而一年前还被冠以“民粹主义”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如今俨然成为欧洲利益和安全的捍卫者,并得到大批来自和欧洲国家的拥护者,其观点甚至得到相当一部分德国民众的认同。

以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组成的维谢格拉德(Visegrad)集团已经在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上达成高度的一致和团结,甚至奥地利也在政策上向该集团靠拢,致力于联合东南欧国家封锁欧盟边界以阻止难民入境。有分析指出,这个新成立的“哈布斯堡”,很可能崛起为欧盟内部新的权力集团。

在欧盟,稍微令默克尔感到欣慰的是欧盟中央的官僚集团,例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其目前对默克尔的大部分政策仍持支持态度。但在反对默克尔的人看来,这反而成为她的一宗罪。在容克竞聘欧盟委员会主席期间和就任之初,就有批评说容克不过是默克尔的“代言人”,如今的容克对默克尔的支持也“验证”了当初人们的猜忌。

默克尔的下一步

这样的情形下,作为政治家的默克尔正面临一个全新的政治环境。

造成目前局面的原因无疑是多方面的。首先,难民危机是最直接的导火索,如果没有难民危机,以上次大选后德国经济发展态势,默克尔赢得第四个任期不会有太大难度。当然,单一的外部事件并不足以导致目前默克尔的困境,她对难民危机的处理也有很大的问题。虽然默克尔对待难民的“欢迎文化”为她和德国在(欧洲以外的)世界上赢得了赞誉,但是一年接待超过100万难民对于一个800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极具挑战,更何况非法经济移民甚至恐怖分子混迹其中,给德国的和内部安全带来极大的不确定。科隆新年夜骚乱和巴伐利亚系列恐怖袭击都对默克尔在德国的支持度产生毁灭性影响。

而对于这样一个重大而有深远影响的政策,默克尔和执政联盟没能对德国公众提供一个有说服力的解释,而往往以“人道主义责任”“WirSchaffen Das(我们做得到)”等泛道德的口号应对,而在多事之秋,道德的号召力往往是虚弱的。即使是温和的批评家,也认为默克尔没能就该政策和公众做好沟通工作。

那么,默克尔还会有她的第四个任期吗?首先,这取决于默克尔的个人意志,即她是否有兴趣继续2017年的选举并能够得到基民盟内部的背书。其次,来自巴伐利亚州的基社盟是否还愿意和基民盟组成党团参加联邦议院选举——如果基社盟选择独立参选,基民盟丢掉第一大党的几率必将大幅增加。

此外,未来德国和欧洲安全形势也会对默克尔的支持率产生影响。一些性外部因素也会起作用,比如,英国退欧谈判、欧盟政治走势、叙利亚和平进程、和美国的TTIP谈判以及对俄关系等,都会影响德国政治的走势。“后默克尔时代”是否会到来,未来几个月的政治发展将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作者供职于石油大学(北京),从事能源政治和政治经济学的研究)

广发娱乐城

相关的主题文章:

作者:admin


现在致电 0898-688989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